“千谎百计”的业绩:上市公司利润操纵调查 – 财经 – 21世纪网

这是一场关于2183家A股上市公司、千万散户、百余家机构投资者间的不对等博弈游戏。此间的生存法则只有一条:眼见不一定为真,耳闻也并非为实。

昔日投资者手中最后一道王牌——上市公司财务报表,其投资价值正在不断减退。一张张看似经过层层把关审计的财务表报,却变为了某些上市公司暗箱操作的答卷。

“基于信息不对称原理,公司管理层能在第一时间全面把握财务信息,但中小股东却只能在相对固定时点,通过公开渠道有限地了解企业的业绩。客观上为管理层财务调控留下操作可能。”一位审计人士告诉记者。

此外,2007年新《会计准则》在上市公司全面得以应用。与原会计制度相比,新法则在运用公允价值、会计估计变更、研发支出资本化和预计负债方面做了较大变更,但具体实施仍然依赖于会计人员的职业判断和资产评估机构的报告,为公司管理层利用财务手段调控业绩留下了空间

特别在白酒、房地产、餐饮、钢铁等行业,由于自身营收确认等会计处理方式存在特殊性,上述行业上市公司更能根据自身需要,利用会计手段灵活调整业绩。

细数上市公司调控或操纵利润的目的,有些是为了保住再融资或冲刺上市资格,虚增利润,以达到再融资规定的净资产收益率的条件有些故意隐瞒折旧计提,以免3年连亏陷入退市泥潭还有的借道关联交易隐瞒收益,实现对母公司的利益输送。此外,一些公司管理层为顺利推行股权激励,不惜报告期内蓄意粉饰报表。

但在上市公司随意调控业绩背后,众多中小股东被不能反映企业真实经营状况的财务数据蒙蔽双眼,失去了作出客观投资决定的权利。

甚至一些倡导价值投资的险资、基金等机构投资者也因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失信而损失惨重。

白酒企业普遍利用“预收账款”调节业绩。

对于消费概念的白酒股来说,宏观经济走势对行业景气度有相当大影响。在经济复苏待明的年景中,一些高档白酒上市公司如五粮液、茅台等常常通过选择性的确认预收账款,来控制主营业务收入的计提,以调节全年业绩保持稳定增长

而房地产企业则擅长在“收入确认”时点上进行计提调控。

上述审计人士表示,纵观房地产上市公司对外披露的财务会计报告,其项目开发大都会涉及到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会计期间。由于收益的结算只能等到项目彻底完工才能实现,这一特点给予了房地产上市公司进行盈余管理的空间。实际上,在房地产和高新技术行业,提前确认收入的现象非常普遍,如某些房地产企业,往往将预收账款作销售收入,滥用完工百分比法,在确认工程收入时,本应按进度确认收入,但超前确认工程进度将导致多确认收入。

在餐饮行业,为了应付税收而刻意隐瞒真实利润则是行业共识。此外,对原材料和员工成本的难以查明也成为会计审计、监管的难点

其中,著名餐饮品牌俏江南自今年3月向中国证监会提出上市申请后,至今杳无音讯。有分析人士称,中国监管政策以及中国餐饮行业自身的问题很可能是导致俏江南上市搁浅的原因。

钢铁企业则因行业特殊,长于利用管理费用科目下的诸多子科目调节费用增减。其中,多提坏账损失、多提折旧、预提费用则是钢铁上市公司们最常使用的三大财务调节方法。

尽管财务调节手段最常用在“白酒”、“房地产”、“餐饮”、“钢铁”四大行业中,但实际上,该现象在其他行业上市公司上也屡有出现。

而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虚增收入”、“提前或延迟确认收入”、“转移及推迟确认费用”、“多提或少提资产减值准备以调控利润”、“通过非经常性损益调控利润”、“对存货计价进行调节”、“对或有负债预计的忽略与隐瞒”,则是上市公司单独或组合频繁使用的会计手段。

手段一:非经常损益操纵:“卖子求生”的中报预增王

在所有会计调节手段中,使用非经常损益操纵利润无疑是最容易,也最常被企业使用的手法

通过投资收益、营业外收入、大额政府补贴和调整以前年度损益四种手法,上市公司们可以在短期内调整账面利润,以避免业绩变脸或满足再融资、保壳等目的

4月28日,青海明胶在一季报中称半年报公司净利润将达到3700万元,较去年同期的25.38万元增长145倍,由此被冠上“预增王”名号。而公司股价也由8.98元一度拉升至10.29元,12个交易日内涨幅达到14.58%。

但业绩暴增背后,除去年同期实现的净利润基数较小外,公司上半年3700万增利更并非来自主营产品贡献,而是通过变卖子公司股权

事实上,青海明胶一季度业绩惨淡,在营业收入实现1.92亿元之下,净利润却亏损638.80万元。

此外,青海明胶此前更已多次使用非经常性损益调节业绩。自2009年亏损1742.09万元后,2010年,公司凭借4292.02万元的税收返还、减免以及922.29万元的政府补贴实现扭亏,以55.42万元的净利润侥幸逃离了被ST的厄运。

2月11日,青海明胶公告称,拟以9000万元将子公司禾正制药的股权转让给重庆风投,而该笔股权转让产生的净利润为4700万—4900万元。正是该笔近5000万元的投资收益最终使公司力挽狂澜

但一个不容忽略的事实是,根据公司去年年报中列举的9家子公司财务状况,在仅能实现盈利的3家中,四川禾正实现的营业利润最高,为660.97万元。

出售股权应该是提高业绩,为再融资铺路。”一位行业研究员向记者指出,“一季度已经亏损600多万,若半年报继续亏损,公司拟推行的再融资方案或将遇阻。”

5月23日,正当股价因中报业绩爆发而多日连阳时,青海明胶戛然停盘。5月31日,公司抛出4亿元定向增发方案,拟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发行6000万股,用于收购、增资宏升肠衣,并建设年产4亿米胶原蛋白肠衣生产线技改项目。

但公司的苦心并未受到认同,其精心打造的再融资方案一经推出即遭到二级市场投资者反对。5月31日,青海明胶一开盘就被一个15.98万手的大卖单封住跌停。在其后的几个交易日中,公司股价更多次跌破8.84元的增发价。

“尽管开辟肠衣公司打造了新的收入来源和利润增长点,但是短期难以对业绩提升产生明显作用。”上述分析师对上述收购计划如此点评。

业绩是可以调出来的:会计调节“锦囊”详解

记者通过调查更发现,公司卖子铺路再融资背后,或存在溢价收购,利益输送之嫌。

收购报告显示,宏升肠衣成立于2006年9月,注册资本为5549万元,由天津水星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水星创投”)、广西海东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海东科技”)以及陈维义等43名自然人股东共同持股拥有。

其中,海东科技是青海明胶持股比例70%的控股子公司,此外,青海明胶更有三位高级管理人员同时也担任宏升肠衣的高管,所以宏升肠衣和青海明胶构成关联关系。此外,公司并未披露43名自然人股东的详细情况。

根据预案,青海明胶将以18620万元的预估值收购宏升肠衣98%的股权,收购完成后还要以19000万元对宏升肠衣进行增资,建设年产4亿米胶原蛋白肠衣生产线技改项目。

但斥资4亿元投资下的宏升肠衣,却是一家资质较差的亏损企业,截至2010年底,宏升肠衣的净资产只有4318万元,而在营业收入实现3078万元的情况下,净利润更亏损200万元。

按照净资产来计算,宏升肠衣98%净资产的价格应该为4231万元,而青海明胶以18620万元交易,实际溢价约340%。

更令人疑惑的是,对于如此高溢价的原因,青海明胶却在预案中只字未提。

手段二:收入确认的调控 白酒行业利润调控弹簧

除最常见的非经常性损益调节手段外,利用预收账款进行盈余管理则是白酒企业公开的秘密

其中,最为知名案例莫过于,在行业景气度较高的2010年,贵州茅台高管收紧预收账款,故意延迟业绩释放。

自2009年起,贵州茅台昔日迅猛的成长性已开始一去不复返,2010年,更直接迎来了成长神话的破裂。

2010年,贵州茅台三个季度的盈利增长均低于市场预期。其中,2010年一季报净利润同比增长仅为4%,半年报净利润则同比增长11.09%,到了三季报,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则仅为10.22%。

但仔细查看公司报表,利用预收账款人为控制业绩释放的现象十分明显。以贵州茅台2010年三季度报表为例,截至9月末,公司的预收账款高达32.62亿元,同比增加20亿元,比2010年中期增加13亿元。

而相对应的是,贵州茅台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93.28亿元,同比增长19.47%,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41.74亿元,如果将该部分预收账款释放业绩,那么贵州茅台的真实业绩并不至于连续低于市场预期。

“这两年赶上白酒行业的高度景气,受益于产品价格提升,各白酒厂商的销量都较为迅猛。”一位北京地区私募人士直言,“在这种情况下,一线白酒公司业绩好坏跟公司高管的经营理念就存在了极大关系。”

与上述案例相对的,则是三线白酒企业古井贡酒的业绩爆发。

古井贡酒可谓2010年以来,白酒行业的一匹黑马。继2010年全年净利润增长123.71%之后,今年上半年公司更实现净利润约2.68亿元,同比增长约150%。

亮丽业绩报表背后,除产品结构调增和数次调价导致毛利率增高外,古井贡酒对于预收账款的充分释放也对业绩增利作出较大贡献。

以古井贡酒2010年三季度报表为例,截至9月末,公司合并报表和母公司预收账款,分别高达3.55亿元、5.34亿元,而截至12月末,上述两项预收账款数额则大幅度减少至9149.14万元和3亿元,说明公司在四季度将预收账款充分确认进收入。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白酒企业的盈余管理或者调节利润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由于会计收入确认与费用计提过程中含有诸多主观判断,其中存在一定的运作空间;另一方面,出于绩效考核等方面考虑,有时保持业绩的相对稳定也是经营必要。

手段三:虚增收入 绿大地消失的采购大户

实际上,相比前述两种可以公开讨论的会计调控手法,更多的调节手段因触及法律层面,仅能潜伏水下,暗箱操作。

2007年10月31日,绿大地二次过会闯关成功。但不为人知的是,幸运通过的绿大地此时就已背负上了一条虚增收入、粉饰报表的原罪。

上市前,绿大地盈利主要依靠绿化苗木销售。根据招股书,2004年—2006年及2007年上半年,公司的重要销售客户分别有昆明鑫景园艺工程有限公司(下称“鑫景园艺”)、昆明润林园艺有限公司、昆明滇文卉园艺有限公司、昆明自由空间园艺有限公司(下称“自由空间园艺”)、昆明千可花卉有限公司、昆明天绿园艺有限公司(下称“天绿园艺”)等一大批昆明企业以及部分成都、北京企业。

这些公司的大额采购,更直接为公司业绩增厚做出重要贡献。2004、2005、2006、2007年上半年报告期内,公司对重要销售客户的销售额合计分别为8504万元、6849万元、5281万元、3495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8.02%、43.56%、27.83%、26.33%。

然而,绿大地上市后不久,这些大客户就集体出现销售退回举动。绿大地2010年接受监管层调查中承认,2008年苗木销售退回2348万元,并由此追溯调减2008年2348万元营业收入和1153万元净利润;而2009年苗木销售退回金额更高达1.58亿元,这直接引致该公司当年巨亏1.51亿元。

上述事实表明,绿大地或存在与大客户联手,在上市前签订大额订单确认收益,但上市后又退回销售进行虚增交易之嫌

而中审亚太会计师事务所也对2008、2009两年的销售回退出具保留意见,认为“受审计手段的限制,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对绿大地部分交易是否属于关联交易以及交易的真实性、公允性进行判定”。

2011年3月21日,证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确认,绿大地存在涉嫌虚增资产、虚增收入、虚增利润等多项违法违规行为。

“虚增收入的手法最常通过关联交易来完成。”上述审计人士表示,“像绿大地一样,一些IPO公司通过会计手段人为调节利润,做出业绩高成长假象满足发审委要求,这也可以解释为何新股公司上市后业绩变脸迅速。”

记者了解到,目前发审委对拟冲刺创业板公司的独立性和财务会计问题颇为看重。如果申请人存在同业竞争、重大非必要且持续性的关联交易,或者市场销售依赖等情形,将被发审委认为在独立性上有重大缺陷。

而在2010年未通过审核的25家创业板公司中,有4家公司因报告期内会计核算不规范和会计处理不合理被否,占未通过企业数量的16%。

而在2010年未通过审核的25家创业板公司中,有4家公司因报告期内会计核算不规范和会计处理不合理被否,占未通过企业数量的16%。

The takeaways: all institutions requires IDE backup, without the latter the former reduces to empty form

 

 

via “千谎百计”的业绩:上市公司利润操纵调查 – 财经 – 21世纪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Human Economics, The Untold China Storie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