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是一个意外?

这种心与物的分离从何而来呢?是后天习得的,还是先天在我们脑中就有预设的?要想找出这个问题的答案,最好的办法是对婴儿进行研究。但众所周知,研究婴儿是很难的,因为他们既不能说话,也还没学会控制自己的身体行动(这比研究老鼠鸽子还要难,因为婴儿也不会走迷宫或是啄杠杆啊)。不过,心理学研究者发明了一种巧妙的范式对婴儿的想法进行揣测,即展示不同的物体,然后记录婴儿盯着看的时间。研究者发现,和大人一样,婴儿在看到不寻常、不合理的东西或事件时,也会更长时间地注视。因此,这种“凝视法”可以从一个侧面考察婴儿的认知过程。

在这种研究方法指导下,科学家有了一系列惊人的发现。六个月大的婴儿就能理解重力作用了。如果你把一个物体放在桌上,并且在物体上栓根隐形的绳子吊住,然后把桌子移开,物体会悬在空中不掉下去。看到这一现象的婴儿会大吃一惊,因为他们知道这不可能发生,他们预计物体会在重力作用下往下坠。其次,与一些心理学课堂上至今还在教的观点不同,婴儿知道被藏起来的东西尽管看不见,但还是会一直在那儿。给婴儿看一个东西,然后当着他的面把东西放在幕布后面;稍后撤去幕布,如果东西不见了,婴儿会明显地表示惊讶。此外,五个月大的婴儿就可以做简单的算术了。如果在他面前把一个东西放在幕布后面,然后再放过去一个,他会知道撤去幕布时应该出现两个东西,而不是一个或三个。其他一些动物实验中也发现了类似的数字理解能力,如恒河猴、绢毛猴这样的灵长类动物,甚至包括狗。

以上研究涉及的是对自然物质世界的理解,表明很小的婴儿就对物质世界有一定的认识。还有另一些研究发现,婴儿在面对人类社会世界时,也表现出了类似的“早熟能力”。新生儿注视面孔刺激的时间比其他任何刺激都要长,这说明刚出生的宝宝就已经表现出对人类面孔的特殊喜好。并且与其他声音相比,婴儿也更喜欢听人类的说话声,尤其是妈妈的声音。出生不久后,婴儿对愤怒、恐惧、快乐等情绪的识别能力也很快发展起来,并可以作出相应的反应。不到一周岁,婴儿就能跟随成年人注视的目光,并且可以通过注意他人的情绪来进行学习。当他爬到一块有危险的地方时,如果大人在旁边做出害怕或厌恶的表情,他就知道应该离这块地儿远远的。

可能会有质疑者认为,这些社会能力或许只是一套原始的应激反应。但有更多的证据表明,婴儿具有比原始反应更深刻的理解能力。例如,给一周岁的婴儿展示一个物体在追另外一个物体的场景,他会期待那个追逐者一直沿着追的方向移动,如果不是的话他就会表示惊讶。我与皇后大学的瓦莱丽?库尔麦尔(Valerie Kuhlmeier)和耶鲁大学的凯伦?温(Karen Wynn)这两位心理学家合作过一项研究,我们给婴儿看一部影片,其中角色A帮助了角色B,然后出现角色C试图伤害角色B,婴儿就会期待A走过去帮助B不受C伤害。

1944年,社会学家弗里茨?海德和玛丽安?西美尔做过一个经典的实验。他们用几个几何图形做了个简单的小电影,让一大一小两个三角形和一个圆形在正方形周围移动。实验表明,看电影时,大多数人都会自动给这些几何体分配诸如恶霸、受害者、英雄这样的角色,赋予它们目的和动机。并且每个人讲的故事都大同小异,就跟研究者预先设定的几乎一样:小圆圈和小三角正在相爱,但遭到大三角形的破坏,于是小三角形不断反击,带着他的爱人小圆圈跑到房间里,然后他们拥抱在一起,一直过得很幸福。后续研究发现甚至不需要这种有边界的图形,只要电影中有一群向某个方向移动的点,就可以得到相同的效果。

福特汉姆大学的人类学家斯图尔特?格思里是第一位用这种倾向来解释宗教思想的现代学者。在著作《云中的面孔》(Facesin the Clouds)中,格思里将传说轶事与科学实验相结合,生动阐述了人们天生有一种对这个客观世界的各种物质实体赋予人格特征的思维倾向,包括自行车、玻璃瓶、云朵、火焰、雨水、叶子、火山等等。我们对于能动性迹象过度敏感,有时只是一些碰巧或偶然的情况,但我们会执着地从中挖掘出意图来。就像格斯里说的那样,“新衣没有国王”。

9?11事件发生时,许多人说自己从世贸中心上方的浓烟中看到了撒旦。此前,还出现过轰动一时的“修女面包”,那其实只是一种普通的烘焙点心,只因为上面烤出的图形神似特蕾莎修女的脸,便引起众人的追捧。2004年11月,有人在eBay上出售过一块放了11年的奶酪三明治,其“神奇之处”在于它看起来很像圣母玛利亚,因此要价高达28,000美元!(后来有人恶搞了一块形似奥尔森姐妹的三明治也放在上面叫卖。)还有一些人说自己能从电台或是其他电子设备的静电干扰噪音中听到来自死者的声音,迈克尔?基顿的电影《白噪音》就是这个题材。

为什么大家无法接受达尔文?进化论确实与大多数人的宗教信仰冲突太大。对犹太人和基督徒来说,上帝在六天内创造了世界,用意念让万事万物成为具形;而其他一些宗教甚至对造物主创造万物的具体方法做了详细描写,有的是通过呕吐,有的是直接生育,有的是通过手淫,还有的是用粘土进行造型创作。在这种过程中,神造出来的东西就是万物现在的样子,没什么空间留给随机变异或进化繁衍。

Babies have sense of numbers, gravity…

via 上帝是一个意外?.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Human Economic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